k66凯时平台
    k66凯时平台
    所在位置: > k66凯时平台 > 我的领导是个和女人上床不仅要满足自己还会直播记录过程

我的领导是个和女人上床不仅要满足自己还会直播记录过程

  • 文章来源:未知 / 作者:admin / 发布时间:2022-09-07
  •   【本文节选自网文《我的爱情,人满为患》,作者:泷小吏 等,有删减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图片源自网络侵删】

      他说林凯啊,小玲是你未婚妻吧,让我玩一个晚上吧。一晚上就好。后面的事保证顺顺利利的,林组长。

      我才知道,这一切都是张巍的计划,包括那个角落,以及跌倒后,他趴在地上猥琐的笑。

      我和小玲是同一批校招生进的公司,工作的三年里,逐渐确定了关系。但公司禁止办公室恋情。

      去年,我带的几个项目上线后,数据都非常好,变现也在逐步展开,加上原组长身体的原因。小玲说不出意外,肯定是我顶上。

      我温柔地看向小玲,她五官精致,皮肤还像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身材丰腴,笑起来眼睛先弯起来,何德何能看上我了。

      张巍四十五,整张脸被充气了一样,一半是肥肉。特别是那双下垂眼,总感觉要把你剥了一样。他是两年前从总部转过来的,听说没什么本事,但精通人际关系,有不少领导的黑料。

      刚来时,有传闻说他喜欢搞下属的老婆,因为这言论太反智,反倒没什么人相信。

      这一拳带来的结果是,我依旧成了组长,不过被调到了两楼的策划 2 组。2 组是云凯最弱的团队,投资制作的动画项目口碑差,更别说其他收益了。

      张巍的意思很明显,让我耗死在策划 2 组,而现在小玲在他手下直接做事,我非常担心。

      调组之后,我从之前的 8 点下班到现在晚 10 点,回家已经很累了,经常都是不洗澡,直接躺倒在床上睡了。

      “他给我看了验伤报告,他说当时摔倒时,脑袋磕在桌角上,医院评定为轻度伤害以上,他会……”

      小玲眼神明显有些慌张:“他说……他会保留起诉你的权利,一旦评定为轻伤之上,就能构成刑事处罚犯罪。”

      “他说一旦打官司,就算最后是缓刑,也会记录在档案里,以后会影响我们的孩子……就没法考公务员了。”小玲把脸埋在双手里。

      张巍要么“做”了一张验伤报告,故意吓唬小玲;要么通过手段,让医院的人做了手脚。

      我怕的倒不是他起诉我,我怕他一次次地去吓唬、欺骗小玲。如果小玲情急之下,为了保护我真去和这个畜生上床了。

      我们眼下这套房,刚付了首付,之后每个月要还一万三的贷款。如果我们任何一个人没了工作,还贷压力就会落到另一个身上。其次,疫情期间找工作本就不好找,云凯就是我们这行的前三。离职后,小玲不一定能找到更好的。

      徐成是我同事,关系相对不错。中午吃饭时他说,凯哥,张巍还是把你的名字给去掉了,《翼飞冲天》的总策划上写了他自己的名字。

      《翼飞冲天》是我跟了两年的项目,我熬了无数个晚上,做大纲,找成熟的编剧,找风格合适的导演。预计今年下半年就播放了,而目前来看,成片的效果非常好。原著粉也在各个平台推广,不出意外,又会是一部大热剧。

      我给《翼飞冲天》的编剧陈宫老师打了个电话,他一个劲地对我抱怨,说已经弄好的结局,又给改了。我看了张巍提供的修改意见,基本就是把市面上最恶俗,最主流的桥段加了上去。

      “哎,基本没什么回旋余地,然后动画组又在催我了。你说这事弄得。林凯啊,你为啥不负责了嘛。”

      “张巍,你可以把我从项目里除名,但动画前期已经在制作了,现在还改剧本,压力都会落到老陈那里。”

      张巍掏出手机,给我看了一张照片。背景是酒店,一个女人正躺在床上。虽然只是一眼,但女人的头发长度和小玲散开时的一样。

      回到家,小玲也感觉到气氛不对劲,她向我吻上来,我一把推开她,冷冷地从上到下打量她。

      这几个字是从我的牙齿里挤出来的。我很生气,也很害怕。我气的是,小玲居然真的被他骗了,怕的是,这些话说出来后,我们的关系没法收场了。

      “林凯,我,我,不知道你听什么人说了什么,但,但我苏玲可以对天发誓,如果我背着你做了什么事,我,我……不得好死!”

      我安慰了一会小玲,她去洗澡了,我依旧处在懵逼状态,但从小玲的表现来看,张巍应该还没得手。

      像是得到了某种允许,我还是打开了小玲的手机。张巍微信里和小玲的聊天完全是正常上级和下级的范畴。

      最近的是三个月之前的聊天记录,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小玲和我是恋爱关系,光看这些内容,就像是一个通情达理的长辈。

      【工作上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来问我,上次你不是说动画组的人很被动么,也不配合你修改项目方案,我已经和对方谈过了,放心,大胆去干~】

      我能理解小玲的心态,因为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,公司确实有一些年轻男性会明里暗里追求她。所以她以为张巍只是其中之一,婉拒几次就会放弃。

      就在几天前,张巍威胁小玲说,下周六一起出来吃个饭,只要你和我好好吃个饭,我们把事情讲清楚,我就不会再找林凯麻烦。甚至承诺下半年会找机会把我调回 1 组。

      李潇是我大学时的室友,他大多数时间都周游在女人之间。大三时,曾被曝出同时和四个女生恋爱,本以为会遭全校谩骂。

      毕竟是室友,偶尔还是会联系。主要是发生这种事,我实在想不到还能找谁帮忙。

      听完我的诉苦,李潇调侃道:“最怕的就是你这种领导了,小黄文看了不少,可是有手段有地位,和那些只会意淫的小丝不一样。估计职业生涯也得手过几个了。不过这丫的确实不地道,结了婚和有未婚夫的我就从来不碰。”

      李潇不是第一眼美男,但穿着打扮就是给人很舒服的感觉。和他在一起可以很快松弛下来。

      “工作上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到了最差的组还是要干呗,你之所以打人没被开除,不就是业务能打么,说白了给公司赚钱了。如果这个基本盘没了,那你就彻底没资本和张巍斗了。”

      这段时间,我根本没有好好和 2 组的人沟通,甚至连他们经手的项目都没仔细看。

      李潇:“暂时的。她现在确实深爱着你。但你已经开始怀疑她了。张巍要的就是一步步破坏你们的关系。你们会争吵、会猜忌。上班已经很累了,女孩儿只想下班后投入爱人的怀抱,男朋友如果像审犯人一样地看待自己。只会伤害这段感情。”

      李潇认真道:“林凯,你是个好人,苏玲也是个好女孩。这事不是你们的错,但分歧就像滚雪球,会越滚越多。到了一定的程度,感情就没法再修复了。”

      “他们不是约了周六见面么?你跟着看看张巍下一步计划是什么。先沉住气,你要相信你女朋友。还有你把这老小子资料给我,我替你查查什么来路。”

      周末,小玲对我说去见闺蜜,收拾一下就出门了。我换了一套衣服,跟在她后面。

      我坐在两人斜后方的一个角落里,小玲坐下后,张巍的手就不老实地抓在她手上。小玲本能地甩开了。

      张巍抱着头:“小玲啊,这次叫你出来,其实就是想聊一下林凯这个事儿。你看,我基本被他打成脑震荡了,也没去告他,甚至极力在公司面前保他,为的是什么?为的不就是照顾你的情绪么。”

      就在这时,张巍从手机里拿出一段视频。在我的位置上看不清楚,但我看到小玲的表情突然不对了。

      张巍:“也是别人传我的,我已经让他不要传出去了。哎,怎么总是瞎操心。这个就是林凯,你男朋友。小玲你看看他的为人!”

      我特别想过去看,去阻止。但就像李潇说的,那样的话,小玲会发现我跟踪她了。

      我太难受了,又想直截了当地说出来,到底你看到了什么嘛,可又不能说。小玲不知道我在咖啡馆。

      隔天,我直接去张巍办公室找他,问他到底给小玲看了什么。我没有说跟踪的事,只是暗示我们昨天大吵了一架。

      三个月前,我们公司团建,一起去温泉酒店旅游。最初男生女生一起吃饭,随后,很多女生累了,回酒店休息,而张巍带着男生去下一场,说是要唱 K。

      我当时不是很想去,但一来不想弄得不合群,二来也觉得回去也不能找小玲,就去了。

      结果张巍带去的 KTV 不是正经地儿,没唱几首歌,就有一些衣着暴露的小姐走了进来。

      我当时已经觉得不对劲了,大部分同事又都是宅男,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局面。张巍则调侃道,公司犒劳各位勇士,别想多了。小姐姐就是陪大家唱唱歌,快拿话筒啊。

      我当时缩在角落玩手机,有个小姐坐到我身边来,张巍也过来和我聊天(当时还觉得作为领导,他没什么架子),我们聊工作,聊生活。

      这段视频里,我醉醺醺地倒在一位小姐的身前,小姐抱着我,一边给自己灌酒,一边站起来,张开嘴,把酒倒在我的嘴里。

      记忆全都回来了。当时很多人都在起哄,闹哄哄的,张巍对她耳语几句后,她便给我“灌酒”。

      他有点疑惑地看看我,警觉道,没事,我自己出去接水。等他和同事聊完事情,我已经离开了他的办公室。

      这一周,每次工作之余,我都重新开一个文档。一旦有值得被记录的“内容”,我就会记录下时间和长度。

      我发现在张巍的电脑里,应该有一个文件夹,里面留存了大多数高层的黑料。其中一些当事人可能都不知道。

      第二,他和公司至少两名女性保持着肉体关系。一位是财务,张巍每个月都会打三万块钱到对方账户。部分黑料也是财务给他的。

      另外我还知道了,他会偶尔把小玲叫到办公室,但聊的都是工作方面的事,即便小玲不想来也不行。我能够明显感觉到最开始小玲是抵触的,但慢慢次数多了之后,没有最开始那么抵触了。

      李潇说张巍是个彻头彻尾的,他和女人上床并不单单只为了满足,另一方面,他会把过程直播下来,期进行剪辑,上传卖给韩国的某个会员网站。

      “一来他保护措施做得好,后期必定打码。第二,就算你混入直播间,也找不到举报的房号,人家早完事走人了。第三点,就算你能确定那个人是张巍,但没有证人。”

      “你想一想,和他上床的都是被握住把柄的,只希望这件事根本不存在,根本不会去控告他。”

      李潇:“别这么看我啊,至少不会和这孙子一样用胁迫、的方式,他们那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有原则。”

      李潇摇摇头说,说自己是不婚主义者,会在恋爱前告诉对方,能否接受这样的自己。

      “真的,我什么都没做。不信你可以去问徐成或者李明明,他们都在场。张巍把视频掐头去尾了!”

      小玲干瞪着我:“我知道这个事和你没关系。我认识你三年了,还不知道你的为人?”

      “你怀疑我没关系,林凯。我想说的是,时间久了,你总能知道。你就是我苏玲的男人,我认定了。我永远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!”

      这段时间,张巍在接近小玲的同时,小玲也在接近张巍。(我之前还怪她不排斥张巍了,我是猪)

      原来张巍有第二个微信。除了微博私信,他经常用第二个微信向小玲炫耀自己,小玲怀疑了他和公司其他女性有联系。

      我对她说,不用怀疑,确实有,但隐去了李潇的存在。我说就是公司财务,两人属于包养关系。

      小玲制止了我,她说这个计划自己之前也想过,也接触过财务,发现对方口很严。

      随后,我又把张巍做直播的事说了出来。小玲听完,整张脸都变得赤红,我从未见她如此生气。

      我当然知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,但那是我女朋友,如果冒险出现问题,我根本不愿去想象那个后果。

      小玲:“相信我,林凯,我一定保护好自己。然后,我不能再让他祸害别人了。”

      我找到她新单位时,聊起这个话题时,她明显抖了一下。虽然看起来还是年轻,但双眼无神。

      郭静和我说,她的丈夫是云凯的合作公司,当时被张巍设局,犯了很大的错,一旦曝光可能要赔偿上千万。他可以保密,但需要……

      我说现在张巍还在做同样的事,这场职场性骚扰波及面太广,能否出庭做证人,去控告他。

      “求求你了,别再让我掺和这件事了,我丈夫知道欠了那笔钱后,到现在已经病瘫了。”

     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末了,我缓缓道,郭小姐,请你等着,我会把张巍送进监狱的。

      虽然她不愿出面,但郭静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,千万不要吃下张巍给的任何东西。

      当天,小玲在进入宾馆之前就先开了直播,进入宾馆之后,她先把手机放在桌上。张巍看到后愣了下,也把手机放在桌上。

      张巍坐在她旁边,一只手搭在小玲的肩上。我的手心几乎出汗了。小玲开始讨厌他的话了。

      小玲:“张总,你能不能放过我们,我们刚买房子,还有几百万的房贷,你放过林凯,也放过我吧。”

      张巍:“小宝贝啊,你放过我好不好啊。我又不是要拆散你们。公司禁止办公室恋爱,我也觉得不开明,只要不影响业绩,根本没关系对吧。等明年,我就和董事会的人提出废了这条。”

      张巍继续: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给我一次。就一次就好。我第一次调来公司看到你,就忍不了了。真的太美了。”

      张巍惋惜地点点头:“我知道,我不勉强你。这样吧,你先用手,用手帮帮我。我现在特别难受。”

      小玲一走,他倒了两杯水,在里面下了一些粉末。然后打开了自己的手机,估计开了直播。

      我想要给小玲打电话,提醒她别喝水,但我一下子停手了,我害怕电话打过去,张巍去看,就暴露了。

      另一方面,我大汗淋漓地跑到了公司的会议室。此时,海外发行,海外方的采购员,高层等都在,本来制定周一的看片会,被推迟到了周六。

      助理说我发消息问问,但张巍怎么可能会收到消息呢,他的手机在直播,也不在手边,他害怕小玲发现,早调成了静音模式。

      事情是这样,小玲曾支开过张巍,我利用他微信,借着他的名义,给相关人员发消息说试片会临时改时间。

      所有人都等着《翼飞冲天》的试播集,但当视频里出现宾馆的画面,张巍正趴在小玲身上,扭动着他肥大的身体时,所有人都呆滞了。

      几秒钟后,一个高管反应了过来,失声说,这是怎么回事,赶紧停下。而其他公司来的几个年轻监督则拿手机拍了下来。

      我拼命咬着嘴唇,他想脱我未婚妻身上的外套,前两个纽扣已经被解开了。小玲拼了命地保护自己。

      我借了美术组长的手机给张巍打了电话,他骂了一句脏话,大声说:“我现在忙着,XX(美术组长的名字)有事下周一说!试播会给我准备好,捅了娄子你别来上班了。”

      我说:“不止我看你直播,全公司的人都在看呢,还有人录下来了。张总,这次你玩儿大了。”

      张巍:“你听我说,你别拿试播会的事开玩笑,是小玲主动约我的,她勾引我呢……”

      张巍:“林凯,你放心,今年年底我一定把你调回来,我有李总的一些黑料,他……”

      李潇对着一个一米八的男人说:“你嫂子的事就是这货做的,现在还想弄其他的妹子。”

      那个一米八的男人看了眼小玲后,朝张巍脸上吐了一口口水,抄起宾馆的凳子,砸在他背上。

      李总赶紧起来打圆场:“抱歉给大家出丑了,我,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。试片会改下次把。我抱枕《翼飞冲天》不会受到影响,收视率这块是我们的底线。”

      我说张总把我掉到二楼后,我们几乎没怎么碰过面。不过倒是经常说李总你很支持他,什么决策都以张总为优先。

      老家伙是在问我知不知道他的黑料,我先摘出去,然后暗示张巍仗着有些东西,为所欲为。

      小玲哭着说了事情的大概,随后,她假装碰掉了张巍的手机,然后轻声说一句,这是什么?

      一个小警察看到后,看了眼同事,把手机拿起来给其他人看:“境外网在进行色情直播,这人问题真的不小。”

      张巍突然间拼命用嘴咬警察,发了疯一样想去抢手机,结果双手被按压着烤起来。

      我和小玲得体地跟着警察去做笔录,而我们最后看到的,就是张巍疯狂呼喊的丑态。

      老张不仅不能在文娱圈混了,据说他还因为涉嫌非法直播淫秽录像,传播淫秽视频,罪等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。警察在他家里发现了超过四十部视频,光是会员收益就达到上百万。

      据说他是整个直播圈子里的一条小鱼。为了自保,隐藏更深的人都纷纷爆出,这水太深,扒出来的不少人竟然是商界高管。这桩案件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,即便老张有天神帮助,不用坐牢,也会被同行追杀了。

      小玲虽然没有被他得手,但那个周末在宾馆的事,半年后,她还是心有余悸。如果那天李潇那掉链子,那天会发生什么,我都不敢想。

      我应该感谢李潇的,他花了一番力气去挖张巍的过去,这才知道他刚进职场当小领导时,就做过这种事,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,在临城。

      所以即便是现在,我还是心中有愧。但小玲对我说,如果不是我要面对,扳倒张巍,她也只会选择逃避。

      李总把我调回了策划 1 组,让我担任《翼飞冲天》的总策划。但我提议把 2 组合并,让 1 组的经验融入 2 组中。他答应了。